旧债未清‧只准领药‧欠600元‧禁住院

旧债未清‧只准领药‧欠600元‧禁住院(槟城11日讯)一名57岁华裔男子申诉,他在今年短短3个月内,因数次心脏病发而入住政府医院六七次,但因身无分文,他前后拖欠医院600令吉住院费,结果惨遭院方列入“黑名单”,不仅如此,院方还诉诸法律途径,扬言他再不“还债”,将把他告上法庭。如今,他每次病发就诊时,因旧债未清,只能领药,不能住院,令他有感医院是在嫌弃及拒绝治疗穷苦的病人。旧债未清只能领药被医院“追债”的郭茂俊,目前一人住在爪夷打铁街,其妻女早在多年前离开他。他週三向《》哭诉被院方排挤的遭遇时,泪水在眼眶打滚,他说,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晚年孤独及患病已经够悽惨,现在又遭到院方“追债”。“我是因为没钱才到政府医院看医生,现在却遇到这种事情。”郭茂俊是于5年前患上心脏病,由于心脏日复一日衰弱,再加上又有气喘病,造成他无力行走,必须靠轮椅代步。57岁的他头髮斑白,病容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苍老。他说,今年1月至3月,他因病发数次而入住政府医院六七次,一共拖欠院方约600令吉的住院费。“我是担心病发时没人发现,才选择入住医院,以防万一。”他称,由于他无力偿还这笔欠款,院方已把他列入“黑名单”。此后,每当他心脏病发到该医院挂诊时,院方基于他未清还欠款而拒绝让他再住院,只是开药给他,令他感到无奈和心酸。“我也不想欠医院的钱,但我的储蓄已花尽在医病上,我已经不知道要怎样做才好。医院又不通融,现在还通过法律程序,寄四五封信要我还钱,否则就入稟法庭起诉我,教我不知如何是好。”郭茂俊的遭遇获得槟州行政议员刘子健关注,刘子健去探望他后,到医院为他清还欠款。他也代郭茂俊向福利部申请福利金。刘子健说,郭茂俊是因为穷困才入住政府医院,更何况他患的是心脏病,是紧急的病例,政府医院应该人性化处理他的病,而不是拒绝他。花光积蓄医病陷困患病前,郭茂俊是一名技术人员,月入2000令吉,然而,5年的患病生涯已让他花光积蓄,如今又因病而不能工作,以致生活陷入困境。他说,他以前在大山脚南美园租屋住,后因无法负担租金而搬回爪夷老家。目前,老家只有郭茂俊一个人住,其生活起居暂时靠住在附近的兄弟姐妹轮流照顾,但因兄弟姐妹也有各自的家庭负担,无法长期肩负他的医药费及生活费,他唯有向社会人士求助。身份证遗失没补办讲话口齿不清的郭茂俊说,他有一次在住院时弄丢了身份证,但院方没有协助他寻找,导致他现在成了无身份证的公民。因为行动不便,他没有去补办身份证。“多年前,我申请的福利部援助金也没有下文。之前虽有福利部官员上门调查,但过后就不了了之。”他曾向人民代议士寻求协助,以安排他入住老人院,但基于“年龄不足”而遭到当局拒绝。痛心患病后女儿失联郭茂俊声称,他与妻子育有一名现年25岁的女儿,但妻子多年前离开他,女儿也在他患病后失去联络,教他痛心。“以前,女儿有跟我联络,但我生病后,她就开始不闻不问,现在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联络不上。”他解释,他与女儿并没有发生任何争执,不知道女儿为甚幺会静悄悄的离开他,也不留下联络方式。当记者问他,是否想要女儿回来看他时,郭茂俊的眼角突然渗出泪水,并点头说:“很想……”。郭茂俊说,他除了希望获得社会人士的捐助,也希望能入住老人院,找个地方渡过晚年,毕竟他不想成为兄弟姐妹的负担。不懂可申请援金付医费面对没钱医病的郭茂俊坦言,他不知道可以向医院的巡察委员会求助,以申请援助金缴付医药费。“我认识人不多,不知政府医院可以协助穷苦病人申请援助金,被院方追债半年多来,只知道欠钱一定要还,不还就没得住院。”他说,医院职员指他欠钱,不还钱就没得住院,只可以拿药,并没告诉他可申请援助金。他听到有得申请援助金时,表现相当高兴,并希望获得协助。询及为何不向亲人求助,解决这600令吉欠债时,他无奈指出,如果找得到钱,事情早就解决,他也不用那幺苦恼。医院巡察委会助申请援金槟城医院巡察委员会主席林敦良针对郭茂俊的投诉指出,对于极为穷困,连低廉医药费也付不起的病人,院方一般会通过医院巡察委员会,为有关病人提供金钱援助,政府医院在过去几乎不曾发生过有病人因付不起医药费,而被拒绝住院。“我相信这样的事不会发生,我将联络爪夷县署政府医院的巡察委员会,让他们可以协助这位郭先生申请援助。”医院应告知福利管道槟州卫生、福利、爱心社会和环境委员会主席彭文宝披露,政府医院向病人追讨医药费时,若得知病人因穷苦而无力偿还,就应主动告诉病人,院方有甚幺福利管道可提供申请,而不是等病人自己开口问。“如郭茂俊的个案,他不知道有得申请援助,若医院也没告知的话,将令穷人失去政府提供的医药福利。人们应该多主动关怀他人,才能让社会有更多爱心。”他说,他将亲自处理此个案,并委派槟州福利局官员到郭茂俊的家探访,协助他申请福利金,也帮他从医院的黑名单中删除名字,让他可继续获得应有的医疗服务。彭文宝也趁此呼吁民众要富贫互助,多关心身边有需要帮助的人,减少穷人的痛苦。院长:依程序追讨医药费爪夷县署政府医院院长法乌兹雅医生披露,医院只是依照程序向郭茂俊追讨医药费,非存心为难病人。“根据医院规则,每名病人出院时都必须缴付医药费。但很多病人都因贫困,多数只缴付部份医药费。”她说,郭茂俊近几个月常进出医院,她已从其他医务人员口中听闻他的名字,也略知他的困境,由于爪夷县署政府医院没有医药福利部,该院将把郭茂俊的个案带给大山脚政府医院的医药福利部,为他提供协助。受询及院方一般上如何协助无力偿还医药费的病人,法乌兹雅说,病人除了可向医院巡察委员会求助,院方也会通融病人先支付一部份医药费。‧报导:黄国伦‧2012.04.11

上一篇: 下一篇: